美国政府内部监督机构:全美医院面临严重物资短缺


据《伊朗头条》和《金融时报》4月5日报道,伊朗总统鲁哈尼当天宣布政府防控疫情新举措,除德黑兰之外其他地区的“低风险商业和经济活动”可从11日开始复工。

1月29日,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,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——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。1月31日,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。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“引以为傲”的一项防控措施。

由于石油出口受限,IMF去年估算伊朗的外汇储备已经降至860亿美元,仅为2013年的20%。而受制裁影响,美国官员估计,伊朗只能动用10%的外汇储备。在疫情暴发前,伊朗政府去年已经预测其石油出口收入在下一财年将下降70%。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中国驻美使馆将会同各总领馆,本着公开、透明、公平原则,按照国内要求和标准梳理乘客名单,也请广大留学人员及家长积极配合。

德黑兰市官员哈桑贝吉(Shokrollah Hassanbeigi)还指出,周六的车流量甚至超过平时,“如果市区再次拥挤,我们可能会遭遇第二波新冠病毒传染”。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与此同时,伊朗石油还在遭受国际油价下跌的打击。3月31日,伊朗的重质原油已经跌至不到14美元一桶。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,在黑市上,伊朗里亚尔兑美元已经下跌了50%。

二、有家长陪伴的未成年留学生。